当前在线: 20  
国学
天文航天
地理气象
历史考古
军事天地
杂七杂八
长春工业大学网络综合博物馆 / 杂七杂八 / 人文社会 / 法制纵横 / 交警该不该“暗中执法”?
交警该不该“暗中执法”?
2005-04-18          点击: 3626
交警该不该“暗中执法”?



     编者按乌鲁木齐市交警支队近日做出交警不准“暗中执法”的人性化规定,让人拍手称快。而北京市交管局负责人则做出截然然相反的表态:北京交警不会禁止“暗中执法”。在许多城市,机动车驾驶员大都遭遇过“暗中执法”。交警躲在树底下、汽车里,有的甚至在马路附近的楼楼顶上拍照,看到有违法预兆不制止,等司机违法后再罚款。
  那么交警到底应不应该“暗中执法”,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实际上是关乎广大驾驶员的合法权益是否受到到侵害、交警依法行政水平高低的大事。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政府提高执政水平、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

  “暗中执法”难建“马路和谐”

  乌鲁木齐市交警支队近日向社会公布,交警在依法执法的前提下要遵循“四不准”规则,其中交警不准“暗中执法”广受社会关注,人性化的执法规定让人拍手称快。但北京市交管局负责人近日对媒体做出截然相反的表态:交警执法是为了打击违法行为,北京交警的执法形式没有变化,并不会禁止“暗中执法”。一时间,惹得网民、车主议论纷纷。

  “抓违章”并非执法全部

  在记者看来,北京市交管局负责人的表态没有答到“点子”上。因为,打击违法行为只是交警执法的主要目的之一。去年实施的“新交法”第一章第一条,应当说可以比较全面地阐述交警的执法目的——“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保护人身安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财产安全及其他合法权益,提高通行效率”。由此可见,交警执法并不仅仅是为了“打击违法行为”,以此为理由为交警“暗中执法”辩解,似乎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设圈套”易惹司机反感

  常在北京开车的朋友其实都知道,眼下,交警“暗中执法”之所以容易引起驾驶员的抵触和反感,是因为当交警的“暗中执法”方式与一些特殊路段联系在一起的时候,非常容易给司机“中了圈套”的感觉。例如,北京市有的路段交通标志设置位置不当或交通标线不清楚,如果交警在这些路段“暗中执法”,被处罚的司机心里绝对不会服气,罚钱、扣分只能增加他们内心的抵触情绪,起不到教育司机的作用。
  其实不仅是交警“暗中执法”这种方式受到质疑,在北京,有争议的交警执法方式还有一些。例如,一位的士司机就曾经对记者抱怨过:“最烦那些‘趴活’的交警。”这位有点幽默的的哥所说的交警“趴活”,就是指交警在一些司机易出错路段“守株待兔”的执法方式。采用这种执法方式,交警即使是在“明处”执法,也很难使被罚司机心服口服地接受。

  “扎堆儿”执法值得商榷

  据记者平日里观察,北京交警另外一种值得商榷的执法方式就是“扎堆儿”执法。例如在复兴门立交桥、天宁寺立交桥等一些典型的高峰时段车流缓慢路段,经常会有三五成群的交警“扎堆儿”执法。一般旁边会停着一辆清障拖车以及若干辆警用摩托车,查处的对象也就是司机不系安全带、机动车压线等轻微违法行为,但摆出的阵势却很大,动用的警力也“绰绰有余”。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一些行人、自行车、机动车混杂的拥堵路口,例如马家堡铁路桥附近的十字路口,经常连一个警察也看不到,极易造成混乱不堪的抢行和拥堵。

  “摄像头”可替交警受累

  从科技进步的角度看,交警“暗中执法”的功能完全可以被街口上的摄像头所取代。与交警“人力”“暗中执法”所能覆盖的抽查面相比,越来越多的摄像头才真正体现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威慑力。而且往往那些用人做有争议的事情,用摄像头做却合情合理。再说,与其让交警整天在马路上吸尾气、受怨气,还不如让摄像头代替他们行使“暗中执法”的职责。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看,仅仅靠交警处罚(即使是“暗中处罚”)是很难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难题的。例如,20世纪50年代以来,在德国的小汽车保有量不断上升的情况下,交通死亡人数却从1970年后呈现下降趋势,这就要归功于现代智能系统的应用对提高交通安全和交通疏导起到的作用。因此,记者认为,应当大力使用摄像头这种智能交通管理和执法手段,把更多的警力节约下来投入到需要人力管理的分支拥堵路段。

  “多微笑”才能构建和谐

  南昌市公安交通管理局东湖大队的“劳模民警”史纪国,曾经对采访他的记者说过这样的话:“人与人就是要互相尊重,我对驾驶员和行人多敬几个礼,多一点微笑,就会给他们带来一天的好心情。好的交通秩序就是对我工作的最好回报。”仔细品味,这位“劳模民警”说出了交警执法更高层次的目的——用互相尊重的执法方式构建“马路上的和谐”。
  回头再说说这次老百姓对交警“暗中执法”方式的质疑,记者认为,甭管“暗中执法”究竟是对是错,交通管理者都应当从这次讨论中体会到,交通执法方式也存在着一个老百姓易不易于接受的问题,毕竟,罚钱、扣分不是最终目的,不能产生教育效果的处罚不但其威慑力会打折扣,也不利于构建“马路上的和谐”。
  记者相信,当各地越来越多的交警用史纪国那样热情的“服务式”执法、科学的“疏导式”执法、互相尊重的“文明式”执法替代目前有很大争议的“暗中执法”、“趴活”执法、“扎堆儿”执法的时候,行人、车辆赖以流动的城市马路一定会变得比现在更加和谐。
  (据新华社4月16日电)

  当地媒体调查显示  西安八成人反对

  针对交警“暗中执法”问题,西安《华商报》在市民中进行了调查,共有1234人投票参与。参与调查的人,28%的人有私家车,8%的人是出租车司机,还有35%的人是其他类型的机动车驾驶员。没有车、也不是机动车驾驶员的人占29%。调查结果如下:
  75%的被调查者曾遭遇“暗中执法”;
  83%的被调查者认为交警不该“暗中执法”;
  81%的被调查者认为交警“暗中执法”是为了完成“罚款指标”;
  69%的被调查者认为“暗中执法”会使驾驶员出现越来越大的抵触情绪。
  (宗和)

  隐蔽拍违章引争议 南昌已暂停此举

  南昌市交管局今年一、二月份纠正交通违法行为和处罚违法行为,比去年同期分别上升了3287%和2985%。俗称的“隐蔽拍摄”是其执法力度大幅上升的主要“功臣”,它虽为交管部门解决了难题,但引起了不少争议。
  驾驶员对隐蔽拍摄的争议主要是:第一,隐蔽拍摄是否合法;第二,客观因素导致驾驶员违法是否要追究驾驶员的责任;第三,“隐蔽拍摄”只是发现交通违法行为而没有消除,交警隐蔽拍摄的动机值得商榷;第四,处罚力度过重。
  驾驶员提出这些争议后,南昌交警部门已暂停了“隐蔽拍摄”。
  (辛西)

责任编辑: 五月的苹果
长春工业大学计算机信息网络中心(CINC)设计制作
Copyright (C) 2003-2004 Computer Information Network Center,ChangChu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