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 30  
国学
天文航天
地理气象
历史考古
军事天地
杂七杂八
长春工业大学网络综合博物馆 / 国学 / / 战国策
战国策
2009-07-14          点击: 12552
卷二 西周

卷三 秦一 »



○薛公以齐为韩、魏攻楚
薛公以齐为韩、魏攻楚,又与韩、魏攻秦,而藉兵乞食于西周。
韩庆为西周谓薛公曰:“君以齐为韩、魏攻楚,九年而取宛、叶以北,以强
韩、魏。今又攻秦以益之,韩、魏南无楚忧,西无秦患,则地广而益重,齐必轻
矣。夫本末更盛,虚实有时,窃为君危之!君不如令弊邑阴合于秦,而君无攻,
又无藉兵乞食。君临函谷而无攻,令弊邑以君之情谓秦王曰:‘薛公必破秦以张
韩、魏。所以进兵者,欲王令楚割东国以与齐也。’秦王出楚王以为和,君令弊
邑以此忠秦,秦得无破,而以楚之东国自免也,必欲之。楚王出,必德齐,齐得
东国而益强,而薛世世无患。秦不大弱,而处之三晋之西,三晋必重齐。”薛公
曰:“善。”因令韩庆入秦,而使三国无攻秦,而使不藉兵乞食于西周。
○秦攻魏将犀武军于伊阙
秦攻魏将犀武军于伊阙,进兵而攻周。为周最谓李兑曰:“君不如禁秦之攻
周。赵之上计莫如令秦、魏复战。今秦攻周而得之,则众必多伤矣,秦欲待周之
得,必不攻魏;秦若攻周而不得,前有胜魏之劳,后有攻周之败,又必不攻魏。
今君禁之,而秦未与魏讲也,而全赵令其止,必不敢不听,是君却秦而定周也。
秦去周,必复攻魏,魏不能支,必因君而讲,则君重矣。若魏不讲,而疾支之,
是君存周而战秦、魏也,重亦尽在赵。”
○秦令樗里疾以车百乘入周
秦令樗里疾以车百乘入周,周君迎之以卒,甚敬。楚王怒,让周,以其重秦
客。
游腾谓楚王曰:“昔智伯欲伐厹由,遗之大钟,载以广车,因随入以兵,
厹由卒亡,无备故也。桓公伐蔡也,号言伐楚,其实袭蔡。今秦者,虎狼之
国也,兼有吞周之意,使樗里疾以车百乘入周,周君惧焉,以蔡、厹由戒之。
故使长兵在前,强弩在后,名曰卫疾,而实囚之也。周君岂能无爱国哉?恐一日
之亡国,而忧大王。”楚王乃悦。
○雍氏之役
雍氏之役,韩征甲与粟于周,周君患之,告苏代。苏代曰:“何患焉!代能
为君令韩不征甲与粟于周,又能为君得高都。”周君大悦,曰:“子苟能,寡人
请以国听。”
苏代遂往见韩相国公中,曰:“公不闻楚计乎?昭应谓楚王曰:‘韩氏罢于
兵,仓廪空,无以守城,吾收之以饥,不过一月,必拔之。’今围雍氏五月,不
能拔,是楚病也,楚王始不信昭应之计矣。今公乃征甲及粟于周,此告楚病也。
昭应闻此,必劝楚王益兵守雍氏,雍氏必拔。”公中曰:“善。然吾使者已行矣。”
代曰:“公何不以高都与周?”公中怒曰:“吾无征甲与粟于周亦已多矣。何为
与高都?”代曰:“与之高都,则周必折而入于韩,秦闻之,必大怒,而焚周之
节,不通其使。是公以弊高都得完周也,何不与也?”公中曰:“善。”不征甲
与粟于周而与高都,楚卒不拔雍氏而去。
○周君之秦
周君之秦。谓周最曰:“不如誉秦王之孝也,因以应为太后养地。秦王、太
后必喜,是公有秦也。交善,周君必以为公功;交恶,劝周君入秦者必有罪矣。”
○苏厉谓周君
苏厉谓周君曰:“败韩、魏,杀犀武,攻赵,取蔺、离石、祁者,皆白起。
是攻用兵,又有天命也。今攻梁,梁必破,破则周危,君不若止之。”
谓白起曰:“楚有养由基者,善射,去柳叶者百步而射之,百发百中。左右
皆曰‘善’。有一人过曰:‘善射,可教射也矣?’养由基曰:‘人皆善。子乃
曰可教射,子何不代我射之也?’客曰:‘我不能教子支左屈右。夫射柳叶者,
百发百中,而不已善息,少焉气力倦,弓拨矢钩,一发不中,前功尽矣。’今公
破韩、魏,杀犀武,而北攻赵,取蔺、离石、祁者,公也。公之功甚多。今公又
以秦兵出塞,过两周,践韩而以攻梁,一攻而不得,前功尽灭。公不若称病不出
也。”
○楚兵在山南
楚兵在山南,吾得将为楚王属怒于周。
或谓周君曰:“不如令太子将军正迎吾得于境,而君自郊迎,令天下皆知君
之重吾得也。因泄之楚曰:‘周君所以事吾得者器必名曰谋。’楚王必求之,而
吾得无效也,王必罪之。”
○楚请道于二周之间
楚请道于二周之间,以临韩、魏,周君患之。苏秦谓周君曰:“除道属之于
河,韩、魏必恶之;齐、秦恐楚之取九鼎也,必救韩、魏而攻楚。楚不能守方城
之外,安能道二周之间?若四国弗恶,君虽不欲与也,楚必将自取之矣。”
○司寇布为周最谓周君
司寇布为周最谓周君曰:“君使人告齐王以周最不肯为太子也,臣为君不取
也。函冶氏为齐太公买良剑,公不知善,归其剑而责之金。越人请买之千金,折
而不卖。将死,而属其子曰:‘必无独知。’今君之使最为太子,独知之契也,
天下未有信之者也。臣恐齐王之为君实立果而让之于最,以嫁之齐也。君为多巧,
最为多诈。君何不买信货哉?奉养无有爱于最也,使天下见之。”
○秦召周君
秦召周君,周君难往。或为周君谓魏王曰:“秦召周君,将以使攻魏之南阳。
王何不出于河南。周君闻之,将以为辞于秦而不往。周君不入秦,秦必不敢越河
而攻南阳。”
○犀武败于伊阙
犀武败于伊阙,周君之魏求救,魏王以上党之急辞之。周君反,见梁囿而乐
之也。綦母恢谓周君曰:“温囿不下此,而又近,臣能为君取之。”反见魏王,
王曰:“周君怨寡人乎?”对曰:“不怨且谁怨王?臣为王有患也。周君谋主也,
而设以国为王扞秦,而王无之扞也。臣见其必以国事秦也秦悉塞外之兵,与周之
众,以攻南阳,而两上党绝矣。”魏王曰:“然则奈何?”綦母恢曰:“周君形
不小利事秦,而好小利。今王许戍三万人,与温囿,周君得以为辞于父兄百姓,
而利温囿以为乐,必不合于秦。臣尝闻温囿之利,岁八十金,周君得温囿,其以
事王者,岁百二十金。是上党每患而赢四十金。”魏王因使孟卯致温囿于周君,
而许之戍也。
○韩、魏易地
韩、魏易地,西周弗利。樊馀谓楚王曰:“周必亡矣。韩、魏之易地,韩得
二县,魏亡二县。所以为之者,尽包二周,多于二县,九鼎存焉。且魏有南阳、
郑地、三川而包二周,则楚方城之外危;韩兼两上党以临赵,即赵羊肠以上危。
故易成之曰,楚、赵皆轻。”楚王恐,因赵以止易也。
○秦欲攻周
秦欲攻周,周最谓秦王曰:“为王之国计者,不攻周。攻周,实不足以利国,
而声畏天下。天下以声畏秦,必东合于齐。兵弊于周,而合天下于齐,则秦孤而
不王矣。是天下欲罢秦,故劝王攻周。秦与天下俱罢,则令不横行于周矣。”
○宫他谓周君
宫他谓周君曰:“宛恃秦而轻晋,秦饥而宛亡;郑恃魏而轻韩,魏攻蔡而郑
亡;邾、莒亡于齐;陈、蔡亡于楚,此皆恃援国而亲近敌也。今君恃韩、魏而亲
秦,国恐伤矣。君不如使周最阴合于赵以备秦,则不毁。”
○谓齐王
谓齐王曰:“王何不以地赍周最以为太子也。”齐王令司马悍以赂进周最于
周。左尚谓司马悍曰:“周不听,是公之知困而交绝于周也。公不如谓周君曰
‘何欲置?令人微告悍,悍请令王进之以地。’”左尚以此得事。
○三国攻秦反
三国攻秦反,西周恐魏之藉道也。为西周谓魏王曰:“楚、宋不利秦之德三
国也,彼且攻王之聚以利秦。”魏王惧,令军设舍速东。
○犀武败
犀武败,周使周足之秦。或谓周足曰:“何不谓周君曰:‘臣之秦,秦、周
之交必恶。主君之臣又秦重而欲相者,且恶臣于秦,而臣为不能使矣。臣愿免而
行,君因相之。彼得相,不恶周于秦矣。’君重秦,故使相往;行而免,且轻秦
也,公必不免。公言是而行,交善于秦,且公之成事也;交恶于秦,不善于公且
诛矣。”

卷三 秦一 »
长春工业大学计算机信息网络中心(CINC)设计制作
Copyright (C) 2003-2004 Computer Information Network Center,ChangChu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