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 8  
国学
天文航天
地理气象
历史考古
军事天地
杂七杂八
长春工业大学网络综合博物馆 / 国学 / / 战国策
战国策
2009-07-14          点击: 12548
卷一 东周

卷二 西周 »



○秦兴师临周求九鼎
秦兴师临周而求九鼎,周君患之,以告颜率。颜率曰:“大王勿忧,臣请东
借救于齐。”
颜率至齐,谓齐王曰:“夫秦之为无道也,欲兴兵临周而求九鼎,周之君臣
内自尽计:与秦,不若归之大国。夫存危国,美名也;得九鼎,厚宝也。愿大王
图之!”齐王大悦,发师五万人,使陈臣思将以救周,而秦兵罢。
齐将求九鼎,周君又患之。颜率曰:“大王勿忧,臣请东解之。”
颜率至齐,谓齐王曰:“周赖大国之义,得君臣父子相保也,愿献九鼎。不
识大国何途之从而致之齐?”齐王曰:“寡人将寄径于梁。”颜率曰:“不可。
夫梁之君臣欲得九鼎,谋之晖台之下,少海之上,其日久矣,鼎入梁,必不出。”
齐王曰:“寡人将寄径于楚。”对曰:“不可。楚之君臣欲得九鼎,谋之于叶庭
之中,其日久矣。若入楚,鼎必不出。”王曰:“寡人终何途之从而致之齐?”
颜率曰:“弊邑固窃为大王患之。夫鼎者,非效醯壶酱甀耳,可怀甀挟
挈以至齐者,非效鸟集乌飞、兔兴马逝,漓然止于齐者。昔周之伐殷,得九鼎,
凡一鼎而九万人挽之,九九八十一万人,士卒师徒器械被具,所以备者称此。今
大王纵有其人,何途之从而出?,臣窃为大王私忧之。”齐王曰:“子之数来者,
犹无与耳。”颜率曰:“不敢欺大国,疾定所从出,弊邑迁鼎以待命。”齐王乃
止。
○秦攻宜阳
秦攻宜阳,周君谓赵累曰:“子以为何如?”对曰:“宜阳必拔也。”君曰:
“宜阳城方八里,材士十万,粟支数年,公仲之军二十万,景翠以楚之众临山而
救之,秦必无功。”对曰:“甘茂,羁旅也,攻宜阳而有功,则周公旦也;无功,
则削迹于秦。秦王不听群臣父兄之义,而攻宜阳,宜阳不拔,秦王耻之。臣故曰
‘拔’。”君曰:“子为寡人谋,且奈何?”对曰:“君谓景翠曰:‘公爵为执
圭,官为柱国,战而胜,则无加焉矣;不胜,则死。不如背秦。援宜阳,公进兵,
秦恐公之乘其弊也,必以宝事公。公中慕公之为己乘秦也,亦必尽其宝。’”
秦拔宜阳,景翠果进兵。秦惧,遽效煮枣,韩氏果亦效重宝。景翠得城于秦,
受宝于韩,而德东周。
○东周与西周战
东周与西周战,韩救西周。为东周谓韩王曰:“西周者,故天子之国也,多
名器重宝。案兵而勿出,可以德东周,西周之宝可尽矣。”
○东周与西周争
东周与西周争,西周欲和于楚、韩。齐明谓东周君曰:“臣恐西周之与楚、
韩宝,令之为己求地于东周也。不若谓楚、韩曰:‘西周之欲入宝,持二端。今
东周之兵不急西周,西周之宝不入楚、韩。’楚、韩欲得宝,即且趣我攻西周。
西周宝出,是我为楚、韩取宝以德之也,西周弱矣。”
○东周欲为稻
东周欲为稻,西周不下水,东周患之。苏子谓东周君曰:“臣请使西周下水
可乎?”
乃往见西周之君曰:“君之谋过矣!今不下水,所以富东周也。今其民皆种
麦,无他种矣。君若欲害之,不若一为下水,以病其所种。下水,东周必复种稻;
种稻而复夺之。若是,则东周之民可令一仰西周而受命于君矣。”西周君曰:
“善。”遂下水。苏子亦得两国之金也。
○昭献在阳翟
昭献在阳翟,周君将令相国往,相国将不欲。苏厉为之谓周君曰:“楚王与
魏王遇也,主君令陈封之楚,令向公之魏。楚、韩之遇也,主君令许公之楚,令
向公之韩。今昭献非人主也,而主君令相国往;若其王在阳翟,主君将令谁往?”
周君曰:“善。”乃止其行。
○秦假道于周以伐韩
秦假道于周以伐韩,周恐假之而恶于韩,不假而恶于秦。史黡谓周君曰:
“君何不令人谓韩公叔曰‘秦敢绝塞而伐韩者,信东周也。公何不与周地,发重
使使之楚,秦必疑,不信周,是韩不伐也。’又谓秦王曰:‘韩强与周地,将以
疑周于秦,寡人不敢弗受。’秦必无辞而令周弗受。是得地于韩,而听于秦也。”
○楚攻雍氏
楚攻雍氏,周粻秦、韩。楚王怒周,周之君患之。
为周谓楚王曰:“以王之强而怒周,周恐,必以国合于所与粟之国,则是劲
王之敌也。故王不如速解周恐,彼前得罪而后得解,必厚事王矣。”
○周最谓石礼
周最谓石礼曰:“子何不以秦攻齐?臣请令齐相子,子以齐事秦,必无处矣。
子因令周最居魏以共之,是天下制于子也。子东重于齐,西贵于秦,秦、齐合,
则子常重矣。”
○周相吕仓见客于周君
周相吕仓见客于周君。前相工师藉恐客之伤已也,因令人谓周君曰:“客者,
辩士也,然而所以不可者,好毁人。”
○周文君免士工师藉
周文君免士工师藉,相吕仓,国人不说也。君有闵闵之心。
谓周文君曰:“国必有诽誉,忠臣令诽在已,誉在上。宋君夺民时以为台,
而民非之;无忠臣以掩盖之也。子罕释相为司空,民非子罕而善其君。齐桓公宫
中七市,女闾七百,国人非之;管仲故为三归之家,以掩桓公非,自伤于民也。
《春秋》记臣弑君者以百数,皆大臣见誉者也。故大臣得誉,非国家之美也。故
‘众庶成强,增积成山。’”周君遂不免。
○温人之周
温人之周,周不纳。问曰:“客耶?”对曰:“主人也。”问其巷而不知也,
吏因囚之。
君使人问之曰:“子非周人,而自谓非客,何也?”对曰:“臣少而诵《诗》,
《诗》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周君天下,则我
天子之臣,而又为客哉?故曰‘主人’。”君乃使吏出之。
○或为周最谓金投
或为周最谓金投曰:“秦以周最之齐疑天下,而又知赵之难子齐人战,恐齐
韩之合,必先合于秦。秦、齐合,则公之国虚矣。公不若救齐,因佐秦而伐韩、
魏,上党、长子赵之有已公东收宝于秦,南取地于韩、魏,因以因徐为之东,则
有合矣。”
○周最谓金投
周最谓金投曰:“公负令秦与强齐战。战胜,秦且收齐而封之,使无多割,
而听天下;之战不胜,国大伤,不得不听秦。秦尽韩、魏之上党,太原西止秦之
有已。秦地天下之半也,制齐、楚、三晋之命,复国且身危,是何计之道也。”
○石行秦谓大梁造
石行秦谓大梁造曰:“欲决霸王之名,不如备两周辩知之士。”谓周君曰:
“君不如令辩知之士为君争于秦。”
○谓薛公
谓薛公曰:“周最于齐王也而逐之,听祝弗、相吕礼者,欲取秦;秦、齐合,
弗与礼重矣。有周齐,秦必轻君。君弗如急北兵趋赵以秦、魏,收周最以为后行,
且反齐王之信,又禁天下之率。齐无秦,天下果,弗必走,齐王谁与为其国?”
○齐听祝弗
齐听祝弗外周最。谓齐王曰:“逐周最、听祝弗、相吕礼者,欲深取秦也。
秦得天下,则伐齐深矣;夫齐合则赵恐伐,故急兵以示秦。秦以赵攻,与之齐伐
赵,其实同理,必不处矣。故用祝弗,即天下之理也。”
○苏厉为周最谓苏秦
苏厉为周最谓苏秦曰:“君不如令王听最以地合于魏,赵故必怒,合于齐。
是君以合齐与强楚。吏产子君,若欲因最之事,则合齐者,君也;割地者,最也。”
○谓周最曰仇赫之相宋
谓周最曰:“仇赫之相宋,将以观秦之应赵、宋败三国。三国不败,将兴赵、
宋合于东方以孤秦,亦将观韩、魏之于齐也;不固,则将与宋败三国,则卖赵、
宋于三国。公何不令人谓韩、魏之王曰:‘欲秦、赵之相卖乎?何不合周最兼相,
视之不可离,则秦、赵必相卖以合于王也。”
○为周最谓魏王
为周最谓魏王曰:“秦知赵之难与齐战也,将恐齐、赵之合也,必阴劲之。
赵不敢战,恐秦不己收也,先合于齐。秦、赵争齐,而王无人焉,不可。王不去
周最,合与收齐。而以兵之急,则伐齐无因事也。”
○谓周最曰魏王以国与先生
谓周最曰:“魏以国与先生,贵合于秦以伐齐。薛公故主,轻往其薛,不顾
其先君之丘墓,而公独修虚信,为茂行,明群臣,据故主,不与伐齐者产,以忿
强秦,不可。公不如谓魏王、薛公曰:‘请为王入齐,天下不能伤齐,而有变,
臣请为救之;无变,王遂伐之。且臣为齐奴也,如累王之交于天下,不可。王为
臣赐厚矣,臣入齐,则王亦无齐之累也。’”
○赵取周之祭地
赵取周之祭地,周君患之,告于郑朝。郑朝曰:“君勿患也,臣请以三十金
复取之。”周君予之,郑朝献赵太卜,因告以祭地事。及王病,使卜之。太卜谴
之曰:“周之祭地为祟。”赵乃还之。
○杜赫欲重景翠于周
杜赫欲重景翠于周,谓周君曰:“君之国小,尽君子重宝珠玉以事诸侯,不
可不察也。譬之如张罗者,张于无鸟之所,则终日无所得矣;张于多鸟处,则又
骇鸟矣。必张于有鸟无鸟之际,然后能多得鸟矣。今君将施于大人,大人轻君;
施于小人,小人无可以求,又费财焉。君必施于今之穷士不必且为大人者,故能
得欲矣。”
○周共太子死
周公太子死,有五庶子,皆爱之而无适立也。
司马翦谓楚王曰:“何不封公子咎,而为之请太子?”左成谓司马翦曰:
“周君不听,是公之知困而交绝于周也。不如谓周君曰:‘孰欲立也?微告翦,
翦今楚王资之以地。’”
公若欲为太子,因令人谓相国御展子?Z夫空曰:“王类欲令若为之,此健士
也,居中不便于相国。”相国令之为太子。
○三国隘秦
三国隘秦,周令其相之秦,以秦之轻也,留其行。有人谓相国曰:“秦之轻
重未可知也。秦欲知三国之情,公不如遂见秦王曰:‘请谓王听东方之处。’秦
必重公。是公重周,重周以取秦也。齐重,故有周而已取齐,是周常不失重国之
交也。”
○昌他亡西周
昌他亡西周,之东周,尽输西周之情于东周。东周大喜,西周大怒。冯且曰:
“臣能杀之。”君予金三十斤。冯且使人操金与书,閒遗昌他。书曰:“告昌他:
事可成,勉成之;不可成,亟亡来,亡来。事久且泄,自令身死。”因使人告东
周之候曰:“今夕有奸人当入者矣。”候得而献东周,东周立杀昌他。
○昭翦与东周恶
昭翦与东周恶,或谓照翦曰:“为公画阴计。”照翦曰:“何也?”“西周
甚憎东周,尝欲东周与楚恶,西周必令贼贼公,因宣言东周也,以西周之与王也。”
照翦曰:“善。吾又恐东周之贼己,而以轻西周恶之于楚。”遽和东周。
○严氏为贼
严氏为贼,而阳竖与焉。道周,周君留之十四日,载以乘车驷马而遣之。韩
使人让周,周君患之。客谓周君曰:“正语之曰:‘寡人知严氏之为贼,而阳竖
与之,故留之十四日以待命也。小国不足,亦以容贼?君之使又不至,是以遣之
也。’”

卷二 西周 »
长春工业大学计算机信息网络中心(CINC)设计制作
Copyright (C) 2003-2004 Computer Information Network Center,ChangChu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