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 20  
国学
天文航天
地理气象
历史考古
军事天地
杂七杂八
长春工业大学网络综合博物馆 / 杂七杂八 / 人文社会 / 法制纵横 / 郑筱萸当庭承认多数指控 最大一笔受贿290万
郑筱萸当庭承认多数指控 最大一笔受贿290万
2007-05-20          点击: 2184
郑筱萸当庭承认多数指控 最大一笔受贿290万



郑筱萸当庭承认多数指控最大一笔受贿290万
资料图片: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

  昨天9时,国家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受贿案在市一中院西中法庭开庭审理。据悉,郑筱萸涉嫌8项受贿起诉和3项玩忽职守的起诉。其涉嫌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约645万元,其中人民币近500万元、港币100万元及美元3万元。法庭上,郑筱萸承认了绝大部分指控。郑筱萸的妻子和儿子也因涉案被捕,但没有出现在昨天的法庭上。

  庭审现场

  “药厂老板是换个方式行贿我”

  昨天8时许,距离开庭还有近一个小时,大批中外媒体记者就已蜂拥至市一中院门口,准备报道此次庭审。此外,有几家药厂的人也赶到现场。但因旁听证发放完毕,均被挡在了法庭大门之外。

  据悉,郑筱萸一案的审理阵容强大,由于有关部门高度重视,案件被定为专案。检方的公诉人团队强大,由市检一分院管理腐败专案的副检察长周晓燕亲自出马。市一中院由纪检组组长任审判长,市高院有关领导也参与了案件审理。记者在法院的北门广场上看到,一辆白色伊维柯的车身上打着北京高法缩写,知情人士告知这是高法的录像车,鉴于此案的重大,法院要派专人录像留存资料。

  从案件开审,法庭内外就弥漫着浓郁的紧张气氛。数名法警在法庭外徘徊巡视,谢绝一切闲杂人等靠近西中法庭的大门。市一中院还指派了医护人员在关押犯人的暂看室待命,以防意外情况的发生。上午的庭审一直持续至12时10分方宣布休庭。随后,几十名旁听人员成队走出法庭大门。记者得知,案件还将在下午继续审理,“如果审不完,明天还要继续审理。”

  在庭审中,郑筱萸还是很有派头,他没有穿着号服,而是身穿深色西服受审,但是满头的灰白头发难掩老态。在庭审中,郑筱萸一直将老花镜捏在手里,只是在看案卷时,才举在眼前当放大镜使用。法庭上,郑筱萸承认了绝大部分的指控,只是在案件细节上存有异议。庭审中他表示,“一些药厂老板是换个方式来行贿我,他们给我老婆和儿子干股和钱,我没有干预,而是予以默认,这就是受贿。”

  案件解读

  GMP认证导致百姓用药风险

  最大一笔收取行贿290万元

  根据检察院的起诉,郑筱萸涉嫌的8项受贿,总额645万元。据介绍,绝大部分的行贿方都是制药厂。消息人士透露,药物在研制、临床实验和生产中都要经过药监局的多项认证和审批,能不能批、什么时候批对于药厂来说都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有时晚几个月就涉及到巨额利益。

  为了能让药监局“高抬贵手”及时放行,制药厂挖空心思不惜重金。据悉,一家制药厂听说药监局正在考虑减低其进口配额,于是辗转找到郑筱萸,出了一笔钱,果然保留了以前的配额。郑筱萸在法庭上承认,曾经因为收了钱,而照顾了行贿药厂的利益。

  而由此衍生的各种费用最终都被加到药价里由百姓买单。郑筱萸涉案的8项受贿起诉中最大的一笔有290万元,在单笔贿赂中这样大的数额相当鲜见。

  玩忽职守造成百姓用药风险

  郑筱萸的三项玩忽职守罪名中与百姓用药息息相关地莫过于GMP认证。根据起诉状,郑筱萸在推进GMP认证中,由于“没有经过充分论证和民主程序就推进了这项整改措施”造成了“国家医药管理的混乱,增加了老百姓的用药风险,降低了政府的公信力”。据悉,这项认证初衷本来是规范了药品生产的质量,但由于没有经过充分准备,导致审核标准降低,使有风险药品流入市场。郑筱萸因此遭到起诉。

  曾有举报药监局黑幕12年的举报人高纯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GMP认证,把企业的成本提高了,一个企业做GMP认证,要花几百万甚至几千万元,还有一个药品流通企业的GSP认证,把标准定得很高,这样的后果就是99%的企业达不到这个要求,结果就是作假、行贿,给权力部门留出了一个很大的空间,也对具体的设备和生产方案提出高要求,企业为了有口饭吃,不得不去买药监部门推荐的高价生产设备,这些成本都打到药价里面了,直接导致了药价的升高。

  郑筱萸对此辩解说,该认证经过了“局党组的研究”。

  新闻人物

  郑筱萸:上任7年被免职

  郑筱萸1944年12月生,福建福州市人。196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生物系,在浙江杭州有着23年的制药业从业经历。郑筱萸于1994年担任国家医药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1998年3月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后,出任国家药监局第一任局长。

  在药监系统内部,郑筱萸的口碑可谓褒贬参半。因其长于“铁腕式”行政作风,任期内曾致力于推行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制度,后来却被同行笑称为“形象工程”。尤其是2006年以来,“齐二药”、“奥美定”、“欣弗”等重大医疗事件接踵发生,药品审批、注册及医疗器械等环节的诸多问题随之显山露水。

  2005年6月22日,年满60岁的郑筱萸被免去国家药监局局长、党组书记职务。此后,郑担任中国科协旗下的中国药学会的理事长。

  新闻链接

  郑筱萸案另一关键人物

  在郑筱萸案庭审过程中,此案另一个关键人物——原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司长曹文庄被多次提及。曹曾是郑的得力干将,多年把持着关键性药品审批权。据称曹文庄不仅检举郑筱萸有功,郑之多笔贿款亦与曹文庄有关。

  据《财经》记者报道,2006年1月12日晚,44岁的曹文庄被中央纪委“双规”。《财经》获知,中央纪委专案组在紧盯郑筱萸7个月后,于同年12月对其采取了强制措施。

  曹文庄曾任郑筱萸秘书,2002年起出任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司长。据悉,目前全国17.2万个药品批准文号中,有15万个是曹文庄办理的。

  曹的律师告诉《财经》记者,根据当初的安排,先审曹文庄后审郑筱萸,郑案此次突然开庭审出乎其意料。据其介绍,曹文庄案计划于本月下旬开庭。

  在郑筱萸案发前,国家药监局另一核心人物——医疗器械司司长郝和平,已于2006年11月领刑15年。郝、曹两人被视为郑筱萸的“左膀右臂”。(

责任编辑: lanfei
长春工业大学计算机信息网络中心(CINC)设计制作
Copyright (C) 2003-2004 Computer Information Network Center,ChangChu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