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 20  
国学
天文航天
地理气象
历史考古
军事天地
杂七杂八
长春工业大学网络综合博物馆 / 历史考古 / 世界历史 / 日本右翼分子的精神寄主----透视日本昭和天皇的《终战诏书》
日本右翼分子的精神寄主----透视日本昭和天皇的《终战诏书》
2005-10-16          点击: 4507
日本右翼分子的精神寄主----透视日本昭和天皇的《终战诏书》



 

 

 

透视日本昭和天皇的《终战诏书》

 

《终战诏书》是日本昭和天皇裕仁在1945814日晚签署并经全体内阁成员副署后的表示接受美、英、中、苏四国《波茨坦公告》的投降诏书。东京时间次日正午12点向日本军民播出,以此宣告了日本对外战争的终止。此后,每年的815,日本的广播、电视都会播放玉音放送”(天皇裕仁亲自宣读《终战诏书》的录音)的最后一段话。 那么,这个由裕仁与15个内阁大臣一起署名的所谓玉音放送都包含哪些内容呢?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这里不妨解读一下:

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取非常之措施,收拾时局,兹告尔忠良臣民:朕已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愿接受其联合公告。

盖谋求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公荣之乐,斯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眷眷服膺者。往年,帝国之所以向美、英两国宣战,实亦为希求帝国之自存于东亚之安定而出此,至如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固非朕之本志。然交战已阅四载,虽陆海将兵勇敢善战,百官有司励精图治,一亿众庶克己奉公,各尽所能,而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于我。加之,敌方最近使用残酷之炸弹,频杀无辜,惨害所及,实难逆料。如仍继续作战,则不仅导致我民族之灭亡,且将破坏人类之文明。如此,则朕将何以保安亿兆赤子,陈谢于皇祖皇宗之神灵乎!此朕所以饬帝国政府接受联合公告者也。

朕对于始终与帝国同为东亚解放而努力之诸盟邦,不得不深表遗憾。念及帝国臣民之死于战阵,殉于职守,毙于非命者及其遗属,则五脏为之俱裂。至于负战伤,蒙战祸,失家业者之生计,亦朕所深为轸念者也。今后帝国所受之苦固非寻常,朕亦深知尔等臣民之衷情。然时运之所趋,朕欲忍其所难忍,耐其所难耐,以为万世之太平计耳。

朕于兹得以维护国体,信倚尔等忠良臣民之赤诚,并常与尔等臣民同在。若夫为情所激,妄滋事端,或者同胞互相排挤,扰乱时局,因而迷误大道,失信义于世界,此朕所深戒。宜举国一致,子孙相传,确信神州之不灭。念任重而道远,倾全力于未来之建设,笃守道义,坚定志操,誓必发扬国体之精华,不致落后于世界之进化。望尔等臣民善体朕意。

裕仁

昭和二十年八月十四日

单从字面上看,这份《诏书》并不长,区区600余字(日文原文为816);但从语言上看,可谓是字斟句酌,用心良苦。此《诏书》主要由当时日本内阁书记官长迫水久常、汉学家川田瑞穗与安冈正笃执笔完成,其他内阁大臣亦曾参与修订,是日本天皇与内阁官员及高层秘书集体讨论的杰作。仔细阅读这份所谓的投降《诏书》,却没有投降二字,也找不出战败的词语,仅仅在标题中使用一中性词终战喻示战争结束。《诏书》开头这样写道:朕深鉴于世界之大势及帝国现状,决定采取非常措施,以收拾时局云云。这种写法明显地在于美化自己、维护天皇的尊严。众所周知,日本有生不受俘虏的圣谕律令。

《诏书》通篇对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没有丝毫反省谴责之意,反而继续歌颂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勇敢善战克已奉公的武士道精神。帝国之所以向美、英两国宣战,实亦为希求帝国之自存于东亚之安定而出此,至如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固非朕之本志。把偷袭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说成是为了自存,暴露了裕仁及其亲信企图篡改历史的行径,这类谬论,正被今天的日本右翼势力大肆鼓吹。

更有甚者,《终战诏书》顽固地蔑视中国人民。除了由于中国是《波茨坦公告》发表国之一而不得不提及中国外,该诏书通篇没有述及中日间的战争,更没有承认侵略。战争的期限却仅仅为已阅四载,众所周知,从?一八计起,中日交战已达14年,从?七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计起,也达8年,中国战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的主战场,中国军民抗击和牵制了日本陆军总兵力的70%和大量的海、空军,其太平洋战争是日本侵略中国的继续和发展。而日本的天皇政权只承认向美、英两国宣战以来这短短的4年战争,对中国进行的侵略战争,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不予理会。日本政府至今不肯承认曾侵略中国,其根据盖源于此。

《终战诏书》中盖谋求帝国臣民之康宁,同享万邦公荣之乐,斯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眷眷服膺者的措辞,把裕仁打扮成民族人类的救世主,进一步神化自己。从《诏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日本之所以现在终战接受联合公告,是因为敌方最近使用残酷之炸弹,为了阻止更多的无辜频杀,也为避免我民族之灭亡人类之文明破坏,天皇方作出了圣断。明明是日本已经战败,明明是日本破坏人类文明并给亚太人民带来深重灾难,从而遭到世界各国的共同讨伐,反而说成是日本天皇为了挽救人类之文明而接受联合公告,似乎是在没有战败的情况下接受的公告。好一副悲天悯人的情怀,没有一点自我否认的胸襟,甚至连中国古代皇帝装模作样下罪己诏的态度都没有。

《诏书》还要日本国民忍其所难忍,耐其所难耐,这说明作为日本军队最高统帅的裕仁,不但企图把自己的战争罪责洗刷的一干二净,而且其侵略扩张、称霸亚洲的野心也并没有就此泯灭。

如果说,《诏书》在战争罪责、战争原因、战争败降等问题上还玩弄文字游戏、遮遮掩掩的话,那么,在维护所谓国体方面则是明目张胆地宣扬。《诏书》在最后亮出中心主题:昭告臣民对天皇保持赤诚维护国体誓必发扬国体之精华,而且要子孙相传。所谓国体即是万世一系的天皇制度,所谓国体之精华即是天皇统治、武士道、日照神道。天皇制度是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也是其败降时坚守的最后精神堡垒。

综上可见,这篇所谓的投降《诏书》折射出裕仁一伙的真实心态:规避战败,护皇应变,粉饰侵略,轻蔑中国,推脱战争罪责,图谋军国之再起。

 

责任编辑: 网络中心
长春工业大学计算机信息网络中心(CINC)设计制作
Copyright (C) 2003-2004 Computer Information Network Center,ChangChu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